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涨了工资,却丢了生活,驱使生活的只剩下生存!

2021年05月10日 11:24

北京工作的人叫北漂

上海工作的人叫沪漂

深圳工作的人叫“来深建设者”


深圳是一个十分著名的移民城市

因为来了就可以拿深圳钱(补贴):

全日制本科每人2.1万元

全日制硕士每人3.4万元

全日制博士每人4.6万元

来了就是深圳人


跟北上广抢人,深圳是专业的。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来了深圳你就是靓妹、靓仔。



一千个在深圳生活的人,眼里就有一千种不同的深圳。

长期住在坂田的农民房

去没有田的福田,像进城

到没有湖的罗湖,像逛香港

在没有山的南山,看科技园


当然它们也不是一成不变,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成就了“房东”。




自此,一说到深圳,就会想到腰间挂钥匙串、拿户口本打牌的房东。




城中村整栋楼水电费按一户算,超过使用梯度按最贵的收,这里房租很廉价,水电费却高得出奇,

选的位置不好,早上吵醒你的就不是闹钟,而是邻居或工地噪音。

为了便宜,选了“握手楼” ,对楼就是同居人,全年可能都没有阳光。


终于在这里住下,你会知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你躲过的【回南天】。

在回南天,玻璃上是湿的,墙壁是湿的,地上是湿的,衣服是晒不干的。

如果回南天上了微博热搜,话题名字一定是:回南天,我们屯过的那些内裤。


租住的房子如果清洁不到位还会遇到会飞的蟑螂。


蟑螂很彪悍,深圳人更彪悍。


坐地铁,在深大和高新园出站进站,堪比春运+堵车。





这里不是一个悲伤的城市,因为时间过得太快,人们没空流泪,一直保持积极的向上的心态。


曾经以梦为名“租住”在这里

与房东中介斗智斗勇

每天挤公交、挤地铁

工作到10点才发想起没吃早饭

晚上加班成为常态

涨了工资

却丢了生活

驱使生活的只剩下生存


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当初既然义无反顾来到深圳,想要努力挣钱早日出头,现在也别让自己在租房的小事上掉了价。

有梦,就上租客网。

我们都明白,房间以外的生活更重要。想要开始新生活,就得有一个像样的家,也许我们只是缺乏运气和改变的勇气,这次不妨去看看,也许就能摆脱现状了呢。




相关推荐

2020世界VR产业大会:VR“全景看房”首次登上舞台

2020年10月20日,以“VR让世界更精彩—育新机,开新局”为主题的2020世界VR产业大会在江西南昌顺利结束,也再一次将世界的目光聚焦在虚拟现实产业上,并从这场线上为主,线下结合的云峰会中,捕捉虚拟现实产业的发展趋势。过去,VR行业很长一段时间里饱受争议,一度遭到冷遇和瓶颈,VR技术也停留在展厅级、孤岛式、小众型。但在今年的这场VR峰会上,不少专家学者都表露出对行业发展的强烈信心,并拿出大量支撑数据作为未来的发展的“时间表”。同期,IDC也发出VR产业研究白皮书,预测商用vr将投入教育、零售、制造、服务业、办公、娱乐等各个方面,并降低技术门槛、入驻门槛以及成本门槛,精准的落地在各类应用场景,促使更多资本流入VR市场,掀起发展浪潮。“全景看房”就是VR技术登上商业舞台的一次尝试,以租客网的BR看房为例,就是将VR与看房结合,利用真实的三维场景重建和三维空间数据采集,为租客还原现实场景,与传统的实地看房相比,这种途径也非常直观,同时节省了路途奔波的时间,省心省力,提高效率,从技术层面突破“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壁垒,实现线上沉浸式看房。租房在VR技术的支撑下,变的更加简单,也为租客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通过VR全景看房,可以提前看到所有住房的优缺点,把筛选和对比的过程简化,部分引入语音和空间互动的VR影响更是让租客对周围的环境也一览无余。VR技术的应用并不局限于此,未来还有可能突出VR远程社交。2020年11月9日Oculus首席顾问约翰·卡马克发表评论表示,Facebook正在考虑将OculusBrowser打造成一个可行的工作平台,开发沉浸式浏览器领域。此前有网友吐槽OculusBrowser这款OculusQuest的内置VR浏览器过于平庸乏味,卡马克则回应称浏览器明年会迎来更多有趣的内容,正在考虑将其打造成一个可行的工作平台。作为说明,Facebook曾在今年的Connect大会发布了一个项目,旨在建造一个更高效零活的虚拟办公室上。VR应用正在开始渗透进社会发展的每个角落,大家对VR的应用和预期也都充满了期待。如今VR技术服务方也在不断完善,从全景看房扩展到“数字展馆”“工程汇报”等,像优联互通等技术服务企业都在提高自身技术的同时,不断开拓VR的应用项目。优联互通技术服务方专注于VR解决方案,拥有资深摄影师和技术团队,曾将VR投入使用于高校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开发,后支持租房平台的全景看房技术。在VR数据处理的过程中,使用多节点和分布式数据储存,通过完整的数据处理管道保障数据安全,为商业VR应用提供标准化数据接口,将VR应用提升到商业层面。相信在这种态势之下,优联互通的VR技术将不断发展,为多元化细分产业转型升级赋能,在VR的发展上落笔新篇章,进一步透视新趋势的发展。

2020年11月23日 10:33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2020年08月29日 16:43

租客网:公寓运营商们,2020年的你,还好吗?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1日 14:23